大文学家 女性的屈从地位

王德孚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只觉得莫名其妙,这种事情竟然也会引起两个系的纷争,这个时代的大学生要不要这么闲啊?
他这会儿忍不住好奇地翻了一下校刊《学桴》,发现里面除了给东吴大学做宣传以及报导校内的一些新闻之外,其余的似乎都是所谓校园才子、才女的作品,这好像就是给自认为有才的学生一个平台,让他们的作品,被众多同龄人关注到。
不过据说关注着《学桴》的,还有海派的文坛大佬,希望为海派作家发掘新鲜血液。
他翻了好几期的《学桴》,却敏锐地发现,在东吴大学官方新闻中,已经开始吹风,说下一学年,便要开放女子入学。
王德孚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如果校园中妹子多一点的话,说不定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让他觉得很无聊的事情了。
全是男性的校园,果然还是缺乏青春活力,想必在开放女子入学这种事上,应该不会有任何男同学反对吧?
结果当他这样想时,竟然就在《学桴》上看到了文学系黄侃的文章,正是强烈反对招收女子入学的文章,还是文言文,名为《妇女论》。
不得不说,精通国学的黄侃,用文言文写作用得很熟练,文中常常出现对仗工整的骈文,他竟然认为女子天生就是低贱、弱智的,上大学学习毫无意义,她们只需要依附于男性生存就足够了,如果让女子进入东吴大学,那势必会让东吴大学蒙羞!
王德孚本来还是从自己的班长曹荣卿那里,知道黄侃这号人物的,以为他是那种闲得蛋疼、单纯喜欢煽风点火的人,才将文学系与哲学系搞得这样对立,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黄侃,分明是思想出了问题啊!
明明是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大学生,这家伙为什么在思想上如此保守、顽固呢?
王德孚摇了摇头,而这个时候,他的班长曹荣卿还在苦苦劝说:“默存啊,这一次就当我求你啦,要不你再将我们努力找来的这些文,继续投稿啊,万一你自己的文章没被采纳,我们找来的文章,也可以更加保险……”
王德孚抚了抚额头,但他依旧非常淡定、温和地说道:“你们怎么还真将我当成哲学系的代表了,既然你手上有那些好文,干嘛不自己去投呢,让班中的其他学生去投,不就行了,这样也能证明整个哲学系的文学才华。”
王德孚的这些话,简直就好像一语惊醒梦中人,曹荣卿也发现自己是不是被黄侃搞晕了,对方好像只是开群嘲,并重点鄙视王德孚,然后将哲学系与王德孚都关联在了一起,以至于将哲学系的同学都绕进去了,都觉得一定要保证王德孚不能丢脸,要不然他们哲学系就丢脸了。
实际上他们完全可以让更多的哲学系学生站出来向《学桴》投稿,只要有一篇出彩的文章,就能保证哲学系不丢面子。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那王德孚不是惨了?
曹荣卿看着王德孚那自始至终都很悠闲淡定的英俊脸颊,只觉得心生不忍,被黄大炮、黄疯狗这种人怼上,那真是很恶心的一件事。
然而王德孚却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的散文《听雪之夜》能不能被采纳,都不算什么事,他想的是,自己能不能改变黄侃这种人的思想,让更多的人,去重视男女平权,而不是将女性当成奴隶。
曹荣卿也没有多劝,他与王德孚的关系也不错,素来知道对方的胸怀,是他远远不能企及的,反正如果他遇上现在这种事情,肯定没法像王德孚这么淡定,好像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一样。
曹荣卿离开了,他将这些他们搞来的文章,重新分发回去,让他们自个去投稿,他觉得如果下一期的《学桴》,全部被他们哲学系的作品占领的话,那绝对也是一件大出风头的事情,足以挽回颜面。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王德孚看了黄侃的文章受到刺激,竟然开始写针锋相对的杂文,为女性权利而辩护,以这样的杂文为武器,想要改变思想出了问题的黄侃。
当然,如果他的杂文在《学桴》上被更多的女性读者看到,或许也能进一步解放她们的思想。
他首先根据自己所领略到的当今社会的女性地位的现状,将这些别人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女人自己都习以为常的东西,呈现出来。
他写下这几个字——女性的屈从地位。
这篇杂文可以说,想法早已在他脑中构思,源于他那被封建思想深深禁锢的妹妹,而刺激他写出这篇文的,则是极度瞧不起女性的黄侃。
“男人并不只是需要女人顺从,他们还需要她们的感情。除了最残忍的男人之外,所有男人要求于同他们最亲密地结合在一起的女人,不是一个被迫的奴隶而是一个心甘情愿的奴隶,不只是个奴隶,还是他们所宠爱的宠物。
他们因此采用一切办法奴役其头脑。
其他一切奴隶的主人为了保持奴隶顺从,靠的是畏惧。
女性的主人需要比简单顺从更多的东西,他们动用了教育的全部力量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绝大多数女性从最年轻的岁月就被灌输一种信念,即她们最理想的性格是与男人的截然相反:没有自己的意志,不是靠自我克制来管束,只有屈服和顺从于旁人的控制。
一切道德都告诉她们,除了她们的丈夫,所有其他的生活,都毫无意义。”
这仅是王德孚这篇《女性的屈从地位》的一小段,就能看出他多么深刻地道出了当今这个社会的女性,到底在经受怎样的生活,而很显然,许多女性,都没有意识到,她们的地位,竟等同于“一个心甘情愿的奴隶”。
而就在王德孚酝酿着要痛击黄侃的《妇女论》时,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他随意投稿的散文《听雪之夜》,竟然直接刊载在了新一期的《学桴》上,并被《学桴》的编辑强烈推荐,有多位编辑点评,还占了最好的版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