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泪 博弈,肉体筹码

众女武士笑声一片,她们真的有点怀疑眼前这个云家三公子到底是不是杀云氏姐弟的英勇之士!
红老鸨扫了一眼,这些武婢才停止了调笑。其实红老鸨自个儿也有这样的疑问。
信手指着几人,“你们几个把那具尸体给我拉开。”
“是。”
云羽赤裸的站起身来,红老鸨扫了云羽一眼,冷笑说,“云三公子,你若是敢骗我,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
“放心,我没那个胆子,红姐的身手我刚才见过。”
“红姐,你叫我红姐?”
“你看上去不过才二十几岁,叫你红姐有什么问题吗?”
姑娘们叫老鸨们一贯叫大娘,其实有些老鸨岁数也不大,眼前的红老鸨也才三十岁而已。
红老鸨被一个世家少爷这么一拍,心里亦是欢喜,嘴角闪过一抹笑,怔了怔,方才说:
“少耍贫嘴,没用。再说,我有自知之明,我也不是二十几岁,我已经三十岁了。”
“快说。”
云羽倒也不怕,“你看我身上这是什么啊?”
红老鸨不屑,道:“一点血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用手擦擦不就完了。”
“我一个少爷,什么时候干过这种活啊!叫几个姑娘呗!”
红大娘遥手指了一个姑娘,那个姑娘信步而来,拿起旁边清莹的淡蓝色的武婢服帮云羽擦了起来,姑娘还打算一步到位,帮云羽把衣服也穿上,云羽拒绝说:
“不用,若是待会儿要干那活没准还得脱,直接不穿还省事。”
红老鸨点了点头,武婢才走开。
红老鸨曲解了云羽的意思,云羽的意思本是干那种事还得脱。而红老鸨的理解是阉云羽的时候还得脱。顿觉云羽如此坦荡,稍稍放下心来。
“云公子,你到底让我怎么相信你?”
云羽问,“是当着她们的面让你相信我吗?”
红老鸨一怔,微皱眉,“大家都是自己人,信得过。”
“真的要这样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吧。”
红老鸨不耐烦的撇了撇身,“快点。”
云羽一下子抱住红老鸨,红老鸨身子一颤,愣了一下,“三少爷,你要是在不住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云羽在红老鸨脸上亲了一下,“这样,你不就相信我了吗?”
红老鸨又是一愣,少许,这才明白,云羽这是把把柄交在自己手里,若是二人有了这层关系,二人的命运不就绑在一起了吗?
对着众人一挥手,“你们都给我出去吧。”
众人说了声是,便出了去。
待所有人走后,云羽放开了红老鸨,调笑道:“这回你应该没有顾虑了吧,你的这些手下均已经知道我们做了那种事,我相信流言蜚语很快便会传遍整个内学堂,乃至整个太原。”云羽向一旁走去,正打算捡起自个儿的蟒袍穿起来时。
后面一个声音传来,“站住,云少爷,这样确实好极,不过要做就得真做,没准外面就有双眼睛在偷看,这对日后的我可是很不利的。”
云羽顿住,没有回头,“你的意思是我们真的做?”
“对啊。”
“红姐这样不好吧?”
“怎么着,嫌我老啊?”
云羽仔细瞅了瞅红老鸨,岁月无情,得亏还给她留了点明媚。事已至此,也只得就着这点明媚失身吧。
偷袭云羽是不敢想的,方才花老鸨的身手他已见过,那么轻轻一抛,利刃便不偏不倚的刺在了清莹的背上。
云羽走了过去,捏了捏红老鸨还算光滑的手,“怎么会?红姐你躺下吧。”
“小色鬼,这么快便原形毕露了呢!不,你躺下。”
“我躺下?你不知道男人被骑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吗?还是红姐躺下吧!”推了推红老鸨的双肩。
······
正当二人为性爱体位淫争的时候,一双眼睛却猛然睁开了,身上还插着一把刀的清莹怨恨的四下瞅着,总算找到了闪落在地上的一把匕首。她如蜗牛般缓慢的向匕首处行进,每走一步,背上的伤都会发出撕心裂肺般的疼。
残烛快燃尽了,在残烛的映衬下,那一把插在清莹后背上的利刃笔直的挺立着,一动不动,好似与那一副奄奄一息的身体融为一体,又像是一个魔鬼死死的咬着那一副美丽而饱受沧桑的身体。
云羽和红老鸨贫了半天嘴,红老鸨有些不耐烦,一把将云羽推倒。解下腰间的玉带,浅绿色的裙子便敞了开来。身子一撑,裙子温柔的睡在了地上。
来到这儿云羽已然看过很多女人的身体,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插入过。就像是看了几部现场版真人裸秀一般。
而在众多呈现在云羽面前的肉体盛宴中,红老鸨是最次的,想想有些后悔,这副身体的主人还是个童子之身。**破的这么没讲究,日后会不会导致这副身体性冷淡啊!
目光四求,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两个喘气的,三个断气,以及闪开分布的两盏烛灯。
我那个去,清莹的尸体呢?
移位了,在那。
清莹还没死?
此际的清莹一只手已然握上了本已送给了自个儿的匕首,又一想到红老鸨的那一招,飞射。
想必清莹也应该会,我该怎么办?
云羽在心中做着判断。
到底应不应该提醒红老鸨,大伙皆知我杀了云氏姐弟,外面那些武婢应该也把花老鸨死的账算在了我的头上。
红老鸨若是死了,自然也得把账算在我的头上,即便不是我杀的,我亦是百口莫辩。
若承认是我杀的,我的身手她们俨然见过。她们也断然知道,我不是通过武力值比拼进行三杀的。
定然认为我是属于骗杀。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她们还会相信我吗?她们若是不再信我,我又怎么能够说法她们倒边?
“你说这个三少爷会不会暗藏玄机啊?”
“你的意思是她在骗红首领,不,现在应该叫主事呢!”
“那个三少爷那么菜,不用下三滥的手段怎么能够杀了武艺傍身的云氏姐弟,而云芙还是个高手。”
“若是他敢,他一出来,我便先阉后杀。”
众人点头
······
红老鸨的亲信,在门口小声议论着。
其次,花老鸨死了,内学堂要一个懂业务的人主持大局。
若把花老鸨比作戴笠,红老鸨虽说业务能力不及花老鸨,但勉强算个毛人凤应该不为过。
为内学堂计,死了个戴笠损失已然不小,怎么还能够再死一个毛人凤呢?
可若是救了红老鸨,自个儿没准得失身于她,这可如何试好?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失身与死比起来,大多数尚且会选择前者,更何况极少谈贞操的男生!
没准红老鸨发慈悲饶过自己也不一定。红老鸨给自个的感觉,性格还算耿直,没那种阴沉之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