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帝尊 大敌来袭!

澹台璇玑孕期缩短,生产过程却很麻烦,从早上羊水破裂转眼到了中午,苏真一直守护在屋外。而
那群准备庆典的,也在浩然书院等待半天。
突然楼下传来声音,皇甫青青跑上来说:“师傅,安师伯跟容导师来了。”
苏真:“有事?”皇
甫青青:“在楼下等着呢,想问问小师娘的情况。”
苏真只得下楼。
安尊笑眯眯的迎上来,问:“师弟,璇玑情况怎么样了?”
苏真:“一切安好,只是有些麻烦,蓝螭跟她三个嫂子估计是跟血脉有关系,一条完整八臂水猿血脉,增加了生产难度。不过璇玑境界也不算低,没有任何风险,只是时间上会拖得久一点。”
安尊点头:“那就好。”
容檀雅这时开口:“院长,丁简仙人跟诸强在浩然书院等待半天,要不要去跟他们说一下情况?”
“有必要?”苏
真是一刻都不想离开。容
檀雅:“大家收到消息就开始准备庆典,都准备了丰厚的贺礼,今早一有风声更立刻在浩然书院集合,包括丁简仙人,几位渡劫,还有光明王,海妖皇,大祭司,万妖之祖等也如此。大家对院长的尊重所有人都看得到,我觉着等待半天了,院长也有必要亲自去说一声。”苏
真看向安尊:“师兄的意思是……”
安尊:“你想留下陪璇玑就陪着,我跟容导师去说也行,不过在情理上你亲自去更好些,反正也用不了多久。”
“那好吧。”
苏真惴惴不安的朝楼上看眼,然后跟安尊与容檀雅一块出来。外面等待着澹台永昌,澹台百胜,还有白石,甘野,楚凌等,除了澹台家族的人其他跟着一块前往浩然书院。一
群人遁走。
……他
们前脚刚走,后脚虚空中露出一双阴森邪恶的眼睛,眼睛藏匿在高空中,悬浮在灵峰正上方,借助白云遮掩窥视着一切。这
是阎罗王!
他从海族区域遁至此地,路上再搜魂一名人族,得知诸强都在浩然书院等待给苏真庆贺,苏真则独自在老巢陪道侣。此
机会千载难逢。
“小畜生挺会享受,中央城池里只有这一座灵峰成了他道场。”阎罗王看着灵峰,眼中露出讥笑。他
把灵识展开笼罩灵峰,发现数道气息,可没有一个能威胁到他,并且通过气血判断能发现殿内的众女都跟苏真有关系。一
条螭龙精,一头九尾狐,一只鲤鱼精,一个很模糊的凤凰血脉,似乎跟当年灵凰岛族人很像。另
外三个是人族。此
外躺在床上脸色发白,满头汗水的女子,则是临盆中的澹台璇玑。
“蓝螭,狐火舞,鲤幼薇,皇甫佳人,围在床边的三个是澹台家族的。”阎罗王分辨完身份。
“嗯?”
突然间他发现屋外有一道强横气息,境界冠绝灵峰是道藏人族级,乍以为是苏真留下的一位守护者。阎罗王再次细看,赫然发现其血脉非常恐怖,即便是他都鲜有耳闻,放眼上古时期都是最顶级的那种。“
这是……小畜生的徒弟?”阎罗王看清皇甫青青容貌。
有一瞬间他怀疑是元婵重生,因为血脉是神凰一族,可细看下发现是苏真徒弟,只是血脉怎么比元婵都纯净?
最关键的是——从
她身上能感应到苏真的气息!
“不可能吧?”阎罗王瞳孔骤缩,脑中冒出一个大逆不道的想法。但下一刻他就摇头否决:“不,不,绝不可能,皇甫佳人也有灵凰血脉,她是皇甫佳人的孩子,至于血脉异变定然是苏真的关系。”换
而言之,这是苏真的孩子!发
现这点有,阎罗王眼睛猛地一亮,脑袋里冒出一个计划。苏真为朋友能孤身闯龙潭,为道侣更敢去阴曹地府走一遭。若是把他道侣,即将出生的孩子,还有私生子掳走,让苏真自缚双手送上门来,他还不得乖乖地照做?而
且,这样还能避免跟苏真交手产生的意外。
机会不等人。说
不定苏真已从浩然书院返回,阎罗王当机立断,现身虚空,身形暴涨至万丈,浑身黑气滚滚,煞雾滔天,至阴至邪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宣泄出来。
一瞬间——
方圆百里大暗黑天,都落入他领域范围。阎
罗王伸出大手,大手迎风暴涨,媲美灵峰的体积,势要将其连根拔起,掳走所有人。…
…殿
外。
澹台家族的人惴惴不安的等待着。原
因有二:一
方面是担心璇玑安危,一方面是孩子的重要性。苏
真今时今日非同凡响,他还‘没有’子嗣,璇玑的孩子便是他的第一个。若是长子,地位不言而喻,即便是长女,澹台家族借此女之光,也能飞黄腾达,攀上更高峰。
澹台永昌能从一个巨商,成为鼋州镇东侯,野心跟手段是必不可少的。他疼爱孙女,也清楚孙女的孩子,能给家族带来什么。
至于澹台百胜更不用多说。
唯独真正单纯关心璇玑的是她三个哥哥,更准确地说只有澹台星璇。大家很紧张,谁都没开口说话。
就在这时——
轰!一
股至阴至邪的气息铺天盖地的砸落,跟着天地昏暗,日月无光,如变魔域。澹台家族尚未反映过来,就看到一只擎天巨手抓来。再
看去,发现一尊身高万丈的魔人站在前方。
“敌袭!”
澹台家族终于反应过来。
……
与此同时。屋
内,群女整陪着澹台璇玑,紧张等待着新生命的到来,屋外的青青也不停的打听着情况。群
女既紧张又兴奋。
也就在这时——轰
!一
股至阴至邪的气息悍然砸落,就像是万顷海啸席卷山峰,澹台家族三个嫂子还没搞清楚状况。蓝螭等跟随苏真已久,经历无数风浪的几女,立刻就明白有强者来袭。“
一起通知苏真!”
蓝螭大喊。她
很清楚能闯进永恒国度的绝非普通强敌,更何况此地还有一位散仙,十位渡劫。这种情况下对方还敢来袭,足以证明这是一场空前的危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