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天才保镖 细心的芸姐

金夜酒吧里的面积,不是很大,大概几十平的样子,墙壁和房顶都涂上了漆黑的颜色。屋顶上几盏led灯无力的亮着,显然,它们不能为这个房间提供足够的光源。
对着门口是一个半圆形的吧台,吧台后面是两个很高的酒架,酒架上摆着琳琅满目的酒,各种各样的标签儿上,都是他不认识的名字。
正对着门口的这个酒架,后面镶嵌着玻璃。他和芸姐从门口进来时,镶嵌进它里面的影子,被分解的支离破碎的。
吧台的上方,是不锈钢制的高脚杯架,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高脚杯,每一个都晶莹剔透的。
吧台周围放着很多个,红色或是黄色的高脚凳,围着吧台一圈。
屋子的中间摆着十几张原木色的桌子,桌面是半圆形的木头拼接在一起的,桌子两边,放着两条原木色的长条椅子。大长条椅子,看上去很原始。
林洋摸了摸,真是把一整棵木头从中间锯开做成的。
靠墙边有几个用隔墙隔出来的沙发软座,再向前,是一个一米来高的高台。高台周围,围着一圈欧式的铁艺栏杆,各种颜色的凳子,圆形的玻璃桌子,错落有致的摆放着,每一个桌子上都放着一盏欧式的台灯。
空间不是很大,却冷静得只有他们两个人。
林洋不解的问道:“芸姐,酒吧里的人呢?”
芸姐回过头,笑着看了他一眼,“现在还早,酒吧里的人还没有来呢,而且现在是试营业期间,也不会有很多客人。”
林洋别无选择,只能选择相信她的话,她跟着芸姐走到吧台前,站在哪儿不走了,芸姐直接走进吧台,坐在吧台里的一把高脚凳上。
拿出一盒女士香烟,从白色的盒子里拿出一支,用吧台上印着金夜酒吧名字的打火机点燃,然后向林洋努了努嘴,林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芸姐看了看吧台一角的烟灰缸,她的脸上显得很不高兴,伸出手,指了指,“请把烟灰缸拿给我!”
“哦!”
林洋答应了一声,乖乖的把烟灰缸拿到她面前。芸姐含着笑瞥了他一眼。
“慢慢的你就会习惯的,不过,在客人面前不能显得这么拘谨,放开一点,我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了你!”
林洋惭愧的笑了笑。
芸姐说着,把香烟搭在烟灰缸放烟槽上,从高脚凳上下来,猫着腰从吧台底下的橱柜里,拿出一件衣服放在吧台上。
指了指吧台旁边的一个小门,“这个是洗手间,最里面的那一间,是洗澡的地方,把身上洗干净,然后把这件工作服换上。”
“哦!”
林洋看都没看,拿起衣服走向洗手间的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站住了。
“希望你不要一直这么闷!”
芸姐已经又坐回到高脚凳上了,拿起烟灰缸上放着的烟,扭着头看了看他,“你怎么了?怎么不去洗澡啊?”
林洋别别扭扭的踌躇着,“我,芸姐,有内衣吗?”
芸姐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从鼻子里吐了出来,故意冲着他做了个难看的表情,“我的你穿吗?”
林洋尴尬的打开洗手间的门,“穿过的就算了!”红着脸走了进去。
“你是不是,连牙具和洗漱用品都没有,我一并给你买来,可怜的孩子!”
“谢谢!”
“不用,等你开了工资一并还给我!”
“好的,还是要谢谢你!”
呵呵!
她的笑声很甜,接着传来,轻快的脚步声出了酒吧。
洗手间的空间也不是很大。刚进门的地方就是白色的洗漱台,洗手盆上面的墙壁上挂着一面不大的镜子,洗漱间跟里面,用一块木板隔着。
木板后面左侧有两个小便池。往里一点儿,是两个用隔板隔出来的大便池。在往里,左边的是一个坐便马桶,右边的是洗澡的淋浴喷头。
林洋听了听外面静悄悄的,没有动静。即使这样,他还是扑回来,把洗手间的门反锁上。
这才又回到淋浴喷头的旁边,把芸姐给她的工装,展开看了看,黑色的裤子和白色的长袖衬衫,衬衫的领口有一个红色的领结。“哦!”他以前见过。这是服务生的标准制服。
不知道这样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是个什么样子。他把衣服搭在大便池的挡板上。
把身上的上衣脱下来,搭在另一个大便池的挡板上。接着是裤子,脱裤子的时候,先把自己心爱的鞋脱下来,放在远一点儿的地方,免得一会儿洗澡的时候,会把水弄到鞋上。
穿着袜子踩在地上,地面很潮湿。他的袜子差不多所有的脚趾头都快露出来了。本来是白色的,现在变成了屎黄色。干脆把袜子脱下来,扔在大便池旁的纸篓里。
“再见吧!辛苦你们了。”
现在脱下四角短裤。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洗澡了。自从医院逃出来之后,活的像只丧家犬一样,东躲西藏的。
身上肯定非常的不是味道,现在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才闻不到。
说实在的他也不想闻,免得自己恶心。把四角短裤也扔进纸篓里。
“你也再见吧!”
打开淋浴的混水阀,热水源源不断地喷出来,热气弥漫在他的身体周围。他轻轻地抚摸着肚子上,和旁边的皮肤明显有色差的伤口。
用力的按压还能感觉到疼,没想到姑姑说的这个方法这么管用。如果用其他的方法的话,估计他的伤口不会好得这么快。
想到了姑姑。思绪一下子又飞回到山上,说句真心话,他是十分感激姑姑的,没有姑姑,估计到现在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肯定不会有这么健康强健的身体,姑姑虽然不会做饭,做出的饭的滋味不是很好吃。可是姑姑做出的饭菜是最有营养,最健康的。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从声音里,林洋可以猜测出是芸姐回来了,胡乱的找了个东西挡住重要部位。果然没错,洗手间的门外响起了他的声音。
“东西我给你买回来了,需要我给你送进去吗!”
接着他拉了拉门的把手,洗手间的门林洋在里面反锁了,他弄了弄,门没有开。
林洋生怕洗手间不结实的门真的会被他弄开,赶紧应道。
“不用,你放在外面,我自己来拿。”
“哦!那好吧,我放在吧台上,你自己出来拿吧!”
“好!”
偷偷的把洗手间的门打开一条缝,从里面向外看了看。看不见芸姐,幸好这个小门没有对着酒吧的门口。
酒吧的门已经被芸姐打开了,外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行人只要不经意的向酒吧里瞥一眼,估计都能看见此时林洋的狼狈样子。
从门口侧着身,偷偷的瞄了一眼吧台那里。林姐已经坐回到了吧台里的椅子上。他买了一大堆东西,用个塑料袋子装着,就放在吧台上,他的右手边。
林洋偷偷的伸着胳膊试了试,好像他的胳膊没有那么长。真的很难在不迈出洗手间门口,拿到放在吧台上的东西。
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了几步。佝偻着身体,挡着自己的重要部位。
可是吧台前的芸姐。鸟都不鸟他一下,低着头,看着手里拿着的一个东西。
林洋偷偷的起身看了看,可能是他刚刚弄好的酒单。
赶紧拿了他需要的塑料袋子,躲回到洗手间里,把洗手间的门再次反锁上。
他打开袋子看了看。不得不佩服芸姐,真是个细心的女人。
里面有牙刷,毛巾,袜子,短裤,香皂,香皂盒,洗发露,搓澡巾,还有一个装洗漱用品的塑料笼子。可以说都是她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林洋回到淋浴喷头前。美美的享受了芸姐给他买来的这些东西。
身上清爽了很多,精神好了,心情自然好了,暂时让他忘掉不开心的事情,穿上内裤,穿上袜子,穿上服务生的工作服,穿上它心爱的鞋子。
把毛巾拧干水,香皂放进香皂盒,再把这些洗漱用品放进芸姐给他准备的篮子里。
用装洗漱用品的袋子,把之前的旧衣服装起来,特别是他在古城里,弄来的那些贵重的东西,用衣服包了又包。这才提着袋子走到洗漱台前。
对着门口旁的镜子看了看自己。“嗯!”好像有几分人的模样了,总算从鬼又变成人了。
来到吧台前时。芸姐还在认真的看着他的酒单,竟然没发现林洋已经站在吧台前了。
林洋轻轻地喊了声,“芸姐!”
她这才抬起头。可能是刚才看酒单上的小字看的太久了,眼睛有点不舒服。
他眯缝着眼睛,看了看面前的林洋,“果然,我的眼光没有错!确实捡到宝了!”
说完,冲着林洋一笑,林洋现在比刚才的时候自然了很多。那是因为看见刚才镜子里的模样,恢复了很多的自信。
芸姐冲他伸着手,“来把你的东西拿过来。”
林洋把洗漱用品的篮子递给她,芸姐接过去,指了指吧台脚上的小门,“你进来那里面有个小房间,打算用来做仓库的,暂时你先住在里面吧!”
林洋进到吧台里面,推开墙角的小门,好熟悉的一幕,出现在眼前。
乱七八糟的纸箱和一张木板床。和在别墅里自己住的那个房间没什么两样,只是这里的床更小。
林洋一脸失望的,走进去刚要把身后的小门关上,芸姐提着他洗漱用品的小篮子,走到了他身后。
“你收拾下里面我去给你拿床被子。”
“哦!”
林洋觉得自己这样的回答很符合此时他的心情。芸姐把篮子递给他,走到一米高台上,墙角的那个位置。
因为四周都是黑色的,她打开门时里面的灯光射出来。看样子门里面也是一个小房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