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人格 来自海底深渊的古神

莉莉·伊泽还穿着白色的长睡裙,刚才被雨水湿透,出门前需要先去更换一套衣服。
白烨也趁着这个时间把遗落在教授房间内的那只黑色手提箱给找了回来,那里面可还装着两樽雕塑和两颗宝石呢。
不多时,莉莉便换好衣服下了楼来。
她换上了一身干净利落的黑白马术服,上半身还罩了一件栗色短夹克,紧身的马裤特显她的双腿的笔直修长,脚上还蹬着一双长筒黑皮靴,长长的金发被扎成了一束,垂在脑后,露出了五官精致的脸部,整个人的气质看上去多了几分英气,少了几分少女的青涩。
“这就是你的武器?”
白烨注意到妹纸腰间还别着一根皮鞭,便随口问了一句,口气很值得玩味。
“怎么?不可以吗?我鞭子甩的很棒的,哥哥都对我赞不绝口呢。”
莉莉的表情有点疑惑。
“唔,可以,没毛病。”
自带鞭法技能,这妹纸以后谁娶了倒是可以解锁更多的姿势。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我们快走吧。”
刚才的两句交流让气氛变得有点尴尬,白烨赶忙催促了一句,带头朝着大门方向走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
莉莉也没想太多,连忙跟上。
……
“大概是在一年前吧,阿萨纳斯昏迷在了我家大门前,我哥哥见她可怜,就收留她在家里住了一晚。”
沿着伊泽祖宅出来的小路,阿萨纳斯一边走一边把自家发生的事娓娓讲述给白烨听。
“第二天,阿萨纳斯说自己无处可去,表示想要留在伊泽家,成为一名佣人。当时哥哥并不答应,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一名佣人,也不需要更多的佣人来服侍……最后是我一时糊涂,竟然傻乎乎就答应了下来。”莉莉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回忆道:“想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当时的我是受到了阿萨纳斯的催眠,毕竟她是个女巫,什么样的鬼伎俩都有,想不知不觉的催眠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做到了。”
“自从阿萨纳斯来了之后,家里就经常会出现一些怪事情,包括花园里的花卉被人踩踏破坏、墙上留下邪恶的血字、半夜走廊上有奇怪的脚步声等等。”莉莉的脸色有些难看,显然她曾被这些怪现象惊吓的不轻,“有一次我养的猫咪汤姆被人淹死在了井里,阿萨纳斯就跑来告诉我是杰瑞干的,我也不知怎么的,稀里糊涂就听信了她的话,哦!可怜的杰瑞,他在我家干了十几年的佣人,就这么被我给辞退了……”
莉莉话说到这里声音变得有些哽咽了,不知道是想起了自己死去的猫咪,还是对冤枉老佣人的事情心怀愧疚。
“杰瑞被赶走后,阿萨纳斯一直服侍我们的起居饮食,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开始着手准备了她的换身法术。也是在那个时候,爱德华·德比教授突然出现了,他大老远的跑来我家,声称自己从一本古籍中了解到了伊泽家族世代守护的雕塑,想要更多的了解雕塑背后的故事,并以此来编撰一本书籍。”
“哥哥拗不过他的恳求,便相信了他,把家族中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迹告诉了他。”
听到这儿,白烨心中不由得嘀咕:你这一家人还真是老实淳朴,这么轻易就相信外人的吗?
不过考虑到有阿萨纳斯这名女巫存在,或许当时这对可怜的兄妹又中了催眠术。
“直到后来,在我们都被阿萨纳斯的巫术控制后,我们才知道这个家伙原来就是个狂热的密令教教徒,他跑来我家的目的就是打雕塑的主意。”
莉莉说到这里,不由得银牙咬紧,表情中再度出现愤恨之色。
“密令教?!你说的是……大衮密令教?”
这个词汇白烨最早是在那本《人物传记:诺曼·穆克夫》中有见到过。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段文字的内容:穆克夫公司的前身就是印斯茅斯镇的大衮密令教。
“是的,这原本只是一个崇拜深潜者父神大衮的小型宗教团体,流行于印斯茅斯镇——那儿原本就是个普通的小渔村。”莉莉摊了摊手,露出一个难以理解的表情,“后来不知怎么的,一个名叫伊法莲的老密令教信徒声称自己接受到了上古之神的旨意,说等到天体星象按照一定规律排列之际,那位远比父神大衮更加强大的上古之神就会降临人世,为密令教的信徒们带来福泽。”
莉莉说到这儿,不禁叹了口气,“在那这之后大衮密令教的规模就不断的壮大,信徒甚至发展到遍及世界各地。”
“那么……那位上古之神是真实存在的?”
白烨回想起冒牌瓦尔里德也曾提到了被封印的上古之神。
听到这话,莉莉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连口气也冷了下来。
“是的,那是位非常恐怖的存在,一位来自海底深渊的远古神袛。”
她开始说这些内容前似乎是下了决心的。
“他并不是阿萨纳斯的说的那样,是位良善之神,它是邪恶的,它的降临只会给世界带来灾厄,甚至覆灭!”
……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亚卡汉姆小镇上。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后半夜,又刚刚下过暴雨,小镇上弥漫着浓厚湿寒的雾气。
镇子里已经没有几户人家还亮着灯火,莉莉带着白烨穿过了几条空无一人的黑暗小巷,来到了一条小街的街尾位置,前方赫然出现了号角酒吧的招牌。
号角酒吧灯光明亮,门口位置瘫着一名喝醉的酒鬼,透过窗户往里瞧,里面人影晃动,显然还有不少酒徒在这里通宵达旦的饮酒作乐。
“我们进去吧。”
莉莉冲白烨点点头,上前推开酒吧门进去。
号角酒吧内声音杂燥,喝酒的、打牌的、真人格斗的都有,涂抹着厚厚粉底的妓女坐在那些酒鬼的怀里发出尖锐的娇笑,没人注意到进门的两人
莉莉飞快扫了一眼酒吧内,视线很快就锁定了一名倚靠在墙角的瘦小男人身上。
“他就是阿萨纳斯的联络人之一。”
莉莉凑到白烨旁边飞快说了一句。
那位瘦小男人虽然和旁边的人谈笑风生,但视线一直警觉的瞥向酒吧大门,见到阿萨纳斯和白烨进门后,他连忙收起了笑容,转身匆匆往酒吧后面走去。
“不能让他跑了。”
莉莉一边追赶上去,一边取下了腰间的皮鞭。
两人穿过酒吧,注意到酒吧后门虚掩着,那名联络人显然是从后门逃走了。
两人对视一眼,又从后门追了出去。
外面是一条不算长的巷子,再从巷子追出去后,右边方向传来了脚步声动静。
那名联络人未能跑远,就在前方十来米外的位置,跑的跌跌撞撞,一边跑他还一边回头看看身后的追赶者。
“哼,你跑不了了!”
莉莉不屑的冷哼一声,伸手松开了捆成一圈的鞭子。
继续往前方追了几步后,她忽然挥舞起了长鞭,在空中发出一声‘啪’的脆响。
妹纸控制长鞭在空中卷了两圈后猛地甩了出去,那长鞭立刻像是一条灵活的长蛇飞跃了近十米距离,准确的缠在了联络人的脖子上,将他拉扯的一个趔趄,重心不稳的摔在了地上。
白烨当然不能在一旁干看着,在莉莉挥舞长鞭的时候他就见机行事的冲了过去,用腿压在了联络人的胸膛上。
从行囊中取出那柄从仆人处夺来的匕首,将刀刃抵在对方脖子上,白烨口中喊道:“嘿,不想死就别动!”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