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有鬼 又闻生机丹

聂小雨跟着白悠悠一边说着话,一边也走到了这个冰棺的旁边,向着眼前的形同枯槁的唐嫣望去,不禁更是惊骇。

因为,聂小雨在冥冥之中感觉到,这唐嫣身上的枯槁形象,并不是因为受困的缘故,消瘦下去的,而是因为她的血肉,好像被什么东西啃食一空。

发现如此惊人的一幕,聂小雨不免眉头紧皱,轻‘咦’了一声。

白悠悠察言观色之下,一眼便看出了聂小雨的疑惑,就在此时,在这位宗主的眼中,有一抹异光,一闪而过,道,“聂长老难道看出了什么端倪?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尽情的说出来。”

聂小雨也没含糊,直接的道,“宗主,据我的观察,唐长老的肉身,好像是被一种酷爱血肉的虫子吞噬掉了,因为这种虫子只爱血肉,不喜人类的皮层,所以,才会出现现在的一幕。”

“恩,聂长老果然有一手啊,你说的没错,唐长老正是和你说的一样,是被一种妖虫吞噬所害,我找你来帮忙,就是看能否可以让唐长老再次焕发生机,恢复过来。”

“宗主说的严重了,聂某只不过才是一名凝血境的弱者,实在是不清楚在什么地方能够帮助到你。”聂小雨的语气中,充斥着一丝的无奈。

白悠悠的心里也是有着一丝的疑虑,皱着眉头的道,“其实,我找你过来,也只是为了尝试一下罢了,至于是不是真的能帮上忙,没有太多的上心。”说到此,‘哎’叹息了一声,接着道,“我现在也是有种病急乱投医的想法了。”

“既然这样,宗主你就说吧,唐长老现在的情况,如何能够就她?”

“现在唐长老身上的血肉,已经几乎被那妖虫吞噬一空,生机也在不停的涣散,我是用宗门之内的宝物,温神珠,来温养唐长老的肉身及元神,才得以维持住现在不灭的状态,如果要救治她,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炼制出一种几乎已经是传说的丹药-生机丹,才能做到。”

“生机丹?”聂小雨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种丹药的名字,对于温神珠的太多疑虑,已经无从关心了。

“不错,正是生机丹。”

“那……,我可否知道一下这种丹药的炼制丹材?”

“这种丹药极其珍贵,在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炼制的出,哪怕是妙手丹仙-甄易,也不行,这种丹药的丹材,我一下也说不清楚,等以后你在唐古圣门安定下来了之后,我自然会提供给你,只不过,让人遗憾的是,我手里的丹方并不全,有一小部分需要丹师的推算,才能配齐丹方,而我唐古圣门的丹师,还没发现有一个可以做到推算实力的。今天看到聂长老的炼丹,却让白某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这个契机。”

聂小雨顿时无语,她也没有想到,白悠悠要她炼制的丹药,竟然如何的神秘,竟然连丹方都不全,而且,身为西陵洲第一炼丹大师的妙手丹仙,都无法炼制出这样的一枚生机丹。

如此难炼的丹药,白悠悠又何以见得她聂小雨就可以炼制

ahref=”/xiaoo/13089/”

的出?

不过,时至此时,聂小雨才知道那个妙手丹仙的名字,是叫做甄易。

白悠悠看到聂小雨的神色,猜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其实,我也没有让你马上就炼制出生机丹来,你身为我唐古圣门的长老,又岂是别人说命令,就可以命令的?我将你带来,并告诉这件事,就是想让你留意一下生机丹的炼制工作,等以后你的实力增强了,丹道也会自然而然的得以提高,到了那时,你再研究生机丹的炼制,也不迟,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感觉你的丹道造诣,绝对可以超过甄易那老丹师,并更上一层楼。”

聂小雨尴尬的笑了笑,道,“宗主,我想问一下,吸食唐长老血肉的妖虫,到底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样子,你可否详细的做一番解说?”

“至于这虫子的名字叫什么,没人知晓,但是,我现在倒是有这妖虫的尸体。”白悠悠说到此,将手一摆,道,“你随我来。”

聂小雨没想到还可以直接见到这种厉害的妖虫,在跟随着白悠悠前行的同时,心里也产生了极大的疑惑,要知道,唐嫣此时的实力,那可是圣婴境的大能级强者,怎么可以被一个小小的虫子害成了这副鬼样子?

白悠悠所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就在面前水晶棺的对面。

“冰冥山的内部这里虽然并不多么的寒冷,但是因为其表体酷寒的缘故,所以,存放在此处的东西,长时间也不会有任何的异样。这个妖虫的尸体,我已经将之存放在此处数十年了。”

此时的聂小雨,忽然又有了一个更大的疑问,道,“白宗主,我想知道的是,这种妖虫既然可以将唐长老的血肉吞噬,那么,其实力应该相当强大,你又是如何将之擒住的?”

“我又哪里有这样的本事?当时在我见到唐长老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妖虫,只是在将唐长老带回宗门之后,通过研究她的身体,从其体内取出来的。

当时,在唐长老的身体上,有一个很大的肿块,将表皮破开后,便出现了妖虫的踪影,只不过,那妖虫在我看到时,已经是处于生死不明的状态,没有任何的动静。”

聂小雨听的更是纳闷不已,一个可以将圣婴境大能整的几近陨落的虫子,就这样说死就死了吗?

来到冰棺的对面,白悠悠在冰棺的侧壁上旋转了一下机关,在侧壁之上,忽然打开了一扇冰门。

看到这一幕,让聂小雨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在嗜血魔蛭的那个大雄宝殿中的画面,当时,存放欧阳秀英和她小孩的两口棺材,都是在棺材的侧壁之上,有机关的存在,只是,那机关打开的是棺材上面的盖板,而此时白悠悠所要打开的冰棺位置,却是在侧壁。

而且,此处的这个侧门并不是很大,正方形结构,边长难有半米。

待等白悠悠打开这个小门之后,里面一个白色的瓷盘,让聂小雨又忽然想到了当时在刚刚进入龙马山之后,在那个长长的隧道之中,看到的盛放郭耳头颅的那个白色瓷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