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小萌妃:难耐,邪王狂野!她说她是这恶鬼的女儿,那她就是小恶鬼!

夜兮觉得自己不能教坏小孩子,就顺着唐小盏那话解释道:“神仙他的马死了就变成鬼了!表示对于这件事我十分惊讶!”

唐小盏哦了声,好像是听懂了。

夜兮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免得唐小盏再跟着她后面学说话。

“暝爷,我不能让他们坏了我爹的名声!我要去土垚都城。”

战北暝情绪波动,黑眸里也闪过一丝怒意:“好!”

鳌海之战,错不在火焱,更不在夜樾!

可土垚这群人却把战争的过错全部都算在了夜樾的头上,便是人已经死了也要污他的名声,这件事他绝不会姑息。

一行人出发,直接去了土垚的都城。

沿途也没少听到关于火焱夜樾大将军化身厉鬼杀人的传言。

越传越邪乎。

居然还有人说自己亲眼看见了厉鬼杀人,就是穿着火焱将军铠甲的将军夜樾,身高九尺,青面獠牙,穷凶极恶,手里的握着雷鸣剑,杀人之前必有一道惊雷响彻天际。

更过分的是,火焱柳相还让人在都城外建了一个恶鬼夜樾的石像,专门供百姓去扔臭鸡蛋烂菜叶子出气。

夜兮亲眼去看了,那石像跪在地上,穿着火焱的将军铠甲,额头刻着夜樾两个字,上面被人丢了烂菜叶子和臭鸡蛋,还有土垚的百姓在不停地冲着石像吐口水,口中骂着极尽侮辱的言语。

“这恶鬼死的好,真是大快人心!”

“对,这恶鬼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我要诅咒这恶鬼断子绝孙!”

夜兮气炸了,握紧了小拳头,冲了出去,眼睛有些红:“那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他不会断子绝孙,因为我就是他的孩子!”

她从来都是以自己的爹爹是夜樾而为荣,即便现在面对的这些土垚人各个对夜樾心怀恨意,她也要大声地告诉他们,她爹就是夜樾!

那些个百姓倒是也没想到,会突然冲出来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张开双臂挡在石像前面,说自己是这个恶鬼的血脉。

愣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向夜兮丢起了烂菜叶子,还泼起了泔水。

“她说她是这恶鬼的女儿,那她就是小恶鬼!”

“砸死她!大家一起砸死她!”

夜兮没有躲闪,而是直接用小藤蔓连根拔起了一旁的树,挡住了那些人对石像的攻击。

战北暝身侧的那些侍卫也不是吃干饭的,很快就把那些个刁民镇住了。

一个个也是满脸的戾气。

这些个刁民,摆明是受人煽动,才会做出这些个蠢事来。

战北暝也及时地把夜兮护在了怀里,撤离了一段距离。

夜兮被战北暝用身体护住,并没有受到一点攻击,仰着的小脸上还带着怒气:“暝爷,我要让人在火焱雕刻一个柳王八的石像,王八的身子,柳王八的脑袋,脑袋上还戴着顶绿帽子!”

唐小盏也点头嗯了声,跟着附和,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少了她呢:“然后让小白在他脑袋上拉粑粑放臭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