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地仙 英雄只能“无名”

但持枪的右手刚刚抬起,后背上就遭受到了如同千钧压顶般的扑击,呈半趴状态的身体,噗通一声结结实实地趴在了地上,持枪的右手因为刚刚抬起一些,遭到这股重压,右小臂和手部连同手枪,撞在墙壁上。

喀嚓喀嚓!

脆响声中,快速的重压,让他的右手臂来不及承受缓冲和变换姿势,小臂和手腕全部骨折。

一击得势,胖子趴在抢劫犯的身上,右手急忙勾到那把手枪,使劲拔飞道车厢连接处的门前。

这一刻,他恰好看到了一名穿制服的列车乘务人员和一名穿警服持枪,神情高度紧张的乘警,匆匆走到了车厢门口,狠狠掰了几下门把手,结果门竟然被锁了,乘务人员慌乱了好几秒钟,才在乘警的提醒下,掏出自己的钥匙把门打开。

胖子赶紧爬起来一屁股歪坐在地,高举着双手道:“别开枪!是我!我是自己人!”

“别动!”乘警的枪口对着温朔,枪口颤抖着,乘警的身体也在颤抖着。

胖子愈发紧张。

他看得出来,这位乘警应该是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也许多少年都未曾开过枪了,千万别走火伤到了胖爷,那就真他妈冤枉大了!

好在是,这位看上去年龄不算小,得有四十岁的乘警虽然高度紧张,但勉强还算冷静,他用脚踩住地上那把手枪,一边观察着过道内其他几名或者在地上惨叫,或者昏迷不的劫匪。其中一名劫匪爬起来就跑。

“不许动!”

这位乘警稍稍抬起枪口,同时扣下了扳机!

胖子一直在高度紧张地盯着枪口,所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位乘警,是在开枪警告。

但就在扣下扳机,子弹击发的一刹那,枪口向下点了点。

砰!

枪声响!

噗通!

狭窄的过道那一端,企图逃窜的劫匪惨叫着趴到在地。

“别开枪了!”

另一头,也有乘务员和乘警赶来,恰恰看到了栽倒在他们面前的劫匪,后心处中枪,鲜血往外涌着,从未见到过这般情景的他们,也不禁害怕了,看到对面刚才开了一枪的同事,面色苍白迷茫,手中枪口还在指着这边,赶紧大声呼喝。

哐铛哐铛……

列车缓缓停下了。

七八名乘务人员,列车在、乘警长、乘警全都冲进了已经确定安全的软卧车厢。

他们飞快地检查着伤者,由于劫匪全都戴帽子和口罩,所以几乎立刻断定出了他们是同一伙的人,令乘警和乘务人员震惊和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要么昏迷,要么就是重伤骨折,轻伤……反正没一个是好好的。

而胖子,则在那名年轻女乘务员的证明下,确认了是见义勇为、且遭受道抢劫的旅客。

也是这位胖胖的、身材高大的旅客,赤手空拳,独身一人,把这些持刀、持枪的劫匪,全都给干趴下了!

因为是客运淡季,整个一节的软卧车厢中,只有十三名乘客。

他们,全都遭到了抢劫。

但被抢劫之后,他们待在自己的软卧车厢中不敢出来,因为劫匪警告过他们,不允许出来。他们也害怕那些持刀持枪、凶狠的歹徒再反身灭口,所以纷纷把门内锁。

乘务员和乘警正在一间一间地拍门,唤他们出来。

胖子正坐在地上接受乘警的询问,以及那位年轻漂亮女乘务员帮忙往耳朵上的子弹擦伤涂药。

眼角余光看到乘警到了一间软卧车厢门前拍门,随后车厢门打开,走出了两名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胖子猛地回头,喝道:“抓住那两人,他们也是劫匪!”

这一声喊,正站在那间软卧车厢门口的乘警和两名乘务人员,全都怔了怔。

两名劫匪听到这一声喊,当即推开了发怔的乘务员和乘警,弯腰躬身,从之前就已经被劫匪打开准备跳出去逃窜的窗口,蹿了出去,乘警和乘务人员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向车厢连接处的车门出冲去,要到外面追击。

胖子也已然站起身来,隔着车窗向外望去,顿时怔住。

娘的,这哪儿是什么车站啊?!

这简直就是荒郊野外!

不,勉强也算是个车站,占地面积非常大,显得极为空旷,但,简陋至极,而且周边停放的都是些装满了各类货物的货运列车的车厢。

“怎么在这儿停了?”温朔错愕道,旋即想到了什么,扭头道:“是因为报警了,所以紧急停车了?”

漂亮的乘务员脸颊红红的,被温朔直视着询问,低下头小声道:“是,是临时停靠,给,给特快列车让行的,每次,每次都会在这里停靠十几分钟。”

“哦。”

温朔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看来这些劫匪,还真是做足了功课,才选择了这趟普快列车下手。

而且,他们下手选择的,还是软卧车厢。

虽然这个时节软卧车厢里人少,但由于私密性较好,乘客又少,便于他们实施抢劫,而且但凡坐软卧车厢的,嗯,相对比肯定也比其它车厢的人,更有钱。

坐软卧的旅客,要么是条件好,要么是目的地远。

两者有一个共同点,身上携带的现金或者值钱的东西多。

“兄弟,你的证件我要检查一下,另外……”乘警目光看向窗外,发现乘务和乘警长,以及这处临时停靠站的工作人员,已然将两名劫匪制服,心情放松了不少,微笑道:“恐怕要耽误一些你的时间,下一站你得下车去警局一趟。”

温朔一边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和学生证,一边有些惊讶和不情愿地说道:“警察大哥,我又不是劫匪,是受害者……那,当然我也没什么损失,就不必了吧?我还有事情要去做。”

“很抱歉,这是程序问题,况且。”乘警随意检查过温朔的证件后,递还给他,道:“他们都被你打伤了,而且还有重伤。”

“我当时没办法,我……我是正当防卫。”温朔神情愈发错愕。

“这,你和我说了都不算。”乘警无奈地摇摇头,旋即想到了什么,伸手又把温朔刚接到手里的学生证拽了回来,看着学生证上的照片,再看看温朔,似乎在确定是一个人,然后略显惊喜地说道:“你,是温朔,那个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朔远控股公司的董事长,温朔?”

温朔讪笑着挠挠头,四下偷瞄,一边小声道:“别别,我现在就怕被人认出来,麻烦。”

“唔,可以理解。”乘警微笑着点点头。

“那,我可以不用下车去局里了吧?”温朔神色轻松地说道:“我可以留下手机号,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如果我有时间的话,也一定尽力赶过去接受询问调查,只是现在我真的没时间。”

乘警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我做不了主,需要警长向上级汇报请示。”

“这……”温朔无奈,耸肩道:“好吧。”

旁边的年轻漂亮乘务员,这时候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儿来,惊喜地一把攥住了温朔的手:“你就是温朔啊,我的天,大名人啊,那,那你给我签个名好不好?”

说着话,她松开温朔的手,掉头跑进办公室取来了笔和本。

“我叫沙月莹,那个,很高兴认识你,我,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我以前可以给你打电话吗?你的QQ号码是多少?”沙月莹兴奋得像是一个得到毛绒玩具的小女孩。

“当然,当然……”温朔一脑门儿汗,哭笑不得地接过笔签名,稍稍犹豫后还是写下了自己的QQ号码,一边说道:“您可千万别把我的号码传出去,这是个人隐私。”

“明白明白,你平时上QQ多吗?”

“偶尔。”

“太好了。”沙月莹捧着本子像是拿到了多么贵重的宝贝,抱在怀里满眼冒着星星。

旁边的乘警和温朔像是苦笑。

总计八名抢劫犯全部抓获归案,经过向上级电话请示后,太阳城娱乐就近调派警力和医护人员、车辆赶到这处货场车站,列车上则留下一名乘警,一名乘务人员,与本地车站的工作人员、安保人员一起,看守八名抢劫犯。

至于温朔……

嗯,特殊情况特殊照顾,温董事长嘛,贵人多忙,而且见义勇为正当防卫,不能耽搁他的时间,建议列车乘警长在列车上做好询问笔录,留下联系方式。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旅途中,胖子成了这趟列车上的明星,听闻消息的乘务员,想着法的找借口来和胖子聊几句,要签名。

很快,胖子就有些烦不胜烦了。

但他又不好拒绝,必须显得平易近人才行。

快要抵达栖凤火车站时,胖子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找到乘警长和列车长,神色间尽是哀求地说道:“二位二位,能不能赶紧开个会,和你们的乘务人员打个招呼,一定要保护好的我身份秘密啊,否则那些抢劫犯出来之后,还不得报复我?我好歹也是个名人,很容易被人找到的。”

此言一出,当即引起了乘警长和列车长的高度警惕,由乘警长急忙致电上级汇报,确保当事人的身份信息不泄漏,列车长则是通知所有乘务人员,绝对不能对外透露这起事件中,温朔在列车上见义勇为,协助抓获抢劫犯罪分子的秘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