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试试我做的外挂 第七章原来穿越如此简单?

“张诚。”

“张诚弟弟。”

“你不要死啊,呜呜呜……”

当张诚意识逐渐恢复后,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是被人拼命摇晃,骨头都快散架了的感觉。同时还有大姐姐的哭喊声。

当他勉强睁开眼的时候,因为地心引力还有视线问题,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一对活跃的半球。因为大姐姐很激动的将他晃来晃去,所以活动的很激烈。

这导致了张诚恢复过来的速度,比预料中满了十二秒——是的,我是说因为大姐姐的激烈晃动,而不是“激烈晃动”。

耳边传来的是大量的,嘈杂的声音,似乎有一队人马正在搜索什么。隐约间还能听到狗叫声。他们使用的语言张诚听不出,究竟是哪国的话。至于地点,应该是树林里面。

“究竟是怎么了?”

虽然因为刚出的事儿,张诚对日日紫的信任度再创新低。但现在除了她之外,也没别人给解释,所以只能这样问。

“太好了!张诚弟弟你还活——”

“——回答我的问题。”

在对方想要紧紧地抱过来,将他勒死之前,张诚以坚定的眼神和语气制止了她。

“那,那个——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是微魔宇宙20031号,代号德尔塔大陆的一处小树林。”

大姐姐的语气里带着点委屈:“我们现在是在……”

“你说什么?”听她这么说,就算张诚自认为自己的理解能力不错,却也有些茫然。

“简单一点说,我们穿越了。”

“……”

“人家是女神。是女神哦。穿越什么的也很正常吧。”

“……”

“你该不会还以为,人家是骗你的吧?”

那些人与狗的声音越来越近。眼看着日日紫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张诚马上又制止了她:“这种事情可以以后再说,再快点告诉我情况。”

以张诚对她的认识来看,这是个分不清轻重缓急的废柴。再纠缠下去很可能坏事。

虽然没有证据,但张诚本能的感觉,那些搜索,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的人与猎犬不怀好意。

“就是,就是测试。”

“测试?”

“嗯,测试外挂。”

“你刚刚修改的外挂?”

“嗯,嗯。所有外挂拿出去之前都要测试的啊。”

“那么测试的方法——等等,我们的外挂是攻击性质的,也就是说这里是战场!?”

张诚的反应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抓住了要害所在:“这个什么微魔世界的什么什么大陆的这片树林,应该是符合‘设定’的外挂强度的战场?!”

“应该是吧……”

“那为什么是我。按理说不应该是你这个女神来测试的吗?”

“但是修改意见是张诚弟弟你提出的啊。测试当然也是你来做啊。”

“……”

“没关系的。张诚弟弟你感觉不到这些基本讯息,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啊——对面只有八十几个人。程度上也只是稍微掌握了一点武技的皇室禁卫军,外加二十几条八十公斤重的异变猎犬而已。以张诚弟弟设计出来的外挂强势,肯定没问题的!”

第一次的,张诚觉得日日紫说的话好有道理。

当然紧接着的,张诚就确认了,日日紫其实还是胡说八道。

自己只是个做策划创意工作室的普通应届毕业生而已。

自己想做的,也只是从不守规矩的贫穷租客手里,把拖欠的房租收回来而已。

为什么自己就要一瞬间,从平静可爱的地球沪市郊区,嗖的一下飞到战火纷飞的23333世界,面对八十几个筋肉壮汉的禁卫军还有他们的狗呢?

而且自己手里的武器,就只有废柴女神制造的废柴外挂而已。

更惨的是自己身边还有一个眼睛闪闪发亮的,对自己迷之自信的废柴女神。

“如果输掉的话会怎么样?”

张诚抱着最后的希望,这样问道。

“不太清楚,大概会被杀掉吧。”

“——不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传送回去么?”

“不是啊,肯定会被杀掉的。”废柴女神认真地点头:“人家可是死了七千八百九十四次。亲身经历,所以绝对不会错哒。”

“死后会复活啊……”张诚闻言又松了口气。

“当然,毕竟我是女神嘛~”废柴女神似乎有点得意。

“——这个不是系统机制?是因为你是女神所以才会复活的?!”

“嗯,嗯,没有错。”

“就是说我死了就白死了?!”

“嗯……应该是这样吧……不过没关系,只要不死不就好了嘛。”

“……”

面对继续迷之自信的废柴女神,张诚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哦哦哦。”

“加油!”

“fight!”

“击败他们口牙,张诚弟弟!”

“张诚弟弟你最棒——”

“——闭嘴!”

在废柴女神莫名其妙的换上了超短百褶裙,无袖运动背心,拿着花球蹦来跳去的抬高腿冒充啦啦队后,张诚的耐心终于到达了极限。

“——这样把敌人都召来了!”

“呜,呜呜呜!”

下一秒,森林里的鸟群倏然聚集起来,对准了日日紫的脑袋拼命啄过去。

废柴女神终于恢复了最适合她的姿势,就是抱着脑袋蹲下去,发出呜呜呜的,好像被欺负了的小动物一样的声音。这也让听到了这个声音的张诚,感觉到了身心舒畅。

“啊,啊,张,张诚——快把我也设置成友军啊……”这样的悲鸣,被张诚直接无视掉了。

这一系列变乱,理所当然的引起了搜索中的禁卫军的注意力。他们随即牵着巨大的变异猎犬,冲着张诚和日日紫的方向猛冲过来。

虽然张诚还是听不懂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但无非是些:

“在那边!”

“冲过去!”

“杀了他们!”

看他们一脸民风淳朴,热情好客的样子。张诚自然不会认为,他们是来请自己吃广式早茶的。

“也只能拼一拼了。”

张诚的眼神闪烁,下定了决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