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宠妃无眠 比试=秀恩爱?

君无恨依旧站在原地,只伸手接住了其中一根藤蔓,轻轻一甩,把其余的几根全部都拢在了一起,又一拉,直接就把藤蔓另一头的少女拉了过来。

夜随心的唇轻轻擦过君无恨的耳边,几乎是半个人都冲到少年怀里,藤蔓落了一地,瞬间化为无形。

君无恨嗓音清越:“夜姑娘,你想请孤做什么?”

这话无端的就带了三分暧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位太子殿下居然还能和她开这种玩笑,心也是够大的。

好在夜随心脸皮够厚,听了这话,心跳早已失衡,却还能保持住脸不红。

只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夜随心说:“殿下,站在比试台上,还是要专心比试啊。”

好像刚才想扯扯淡就算了的人不是她一样。

君无恨微微一笑。

夜随心抬起右手,带了一整圈的火焰直逼君无恨的面门,没曾想那少年直接揽着她的腰,把她整个人都往半空中一抛。

少年还在站在原地。

她却已经从火光中穿过,腾空了数丈,眼看落下来,又要被火势灼伤。

夜随心一手聚了水流浇灭火光,正在找台上的着力点,君无恨忽然飞身而起,接住了她。

这少年真是……

夜随心随手取了一张符咒贴在他身上,结果是张引雷符。

晴天朗朗的,一道雷电就这么径直劈了下来。

夜随心本来也就是想弄张定身符什么的,让君无恨的动作停一停,此时更是觉得万分抱歉,聚起了全部的灵力去挡。

君无恨和她一起抬起了右手,两道灵力齐齐打到半空,硬生生把那道雷电打偏了,落到另一边山峰上。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我的天!还能把雷电打回去?”

“凤来国的人是有多瞎啊?居然说夜随心是个废材!光刚她就用了木系、火系、水系三种灵力!这是废材!!!”

夜随心的灵力是从天地万物之间聚来,也就不受固定哪一种术法的局限。

她自己刚才用的时候,也就顺手的事,没想过要藏着什么。

此刻才忽然发现。

好像有些炫过头了。

“凤来国是故意的吧?”

一众人都快炸锅了。

凌云大陆上也不是没有见过双系同修的天才,可这些人大多在年幼的时候就已经被碰成了香饽饽,被视为家族国家的至宝。

可凤来国的人,日常都是在诋毁这个嫡公主有多废材。

唯一靠谱的话可能就是,这位公主生下来的时候灵力超凡,至于后面这些忽然废了,还有什么无法修炼灵力的鬼话,都是为了蒙骗世人。

让其他国家的人不再注意她,好在暗地里发大招做的的手段吧?

是这样的吧?

众人很快就把凤来国的皇族的想法琢磨了好几遍。

高台上的几位长者也是议论纷纷,明炎问恒一夜随心是怎么做到同时修炼这么多种灵力的。

恒一哪里知道。

还是徐千行出来打了个圆场。

那些人都忙着议论,只有水沉月还特别认真的看着台上的两人,“他们到底要抱到什么时候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