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难惹 敖玉琼捉奸

林晓恼羞成怒,一人再赏了一顿拳头,“我让你说识字,让你们骗人!我让你们不会写字!让你们不好好读书!”

两个护院抱头,还不敢大声喊,他们错了!

眼看着拳头还在落下,一个人哭诉,“女侠!英雄,饶命啊!小的家里穷,读不起书啊!”

读不起书?

“我让你读不起书,让你穷!”

穷也是他们的错吗?两个护院完全不敢开口了,这感觉就是多说一个字就要挨揍啊。

林晓打完出了口气,想到麒麟山上的大壮,心中冒出一句话: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她蹲到两个护院边上,戳戳两个堪比猪头的脑袋,问道,“做护院有多少工钱?快,把钱拿出来!”

给李一平做护院,还敢色咪咪碰她手,不是好东西!

有没有天理啊!就一个穷护院的钱都抢?只是,只要不挨揍,花钱消灾还是值得的。

看着两人扣扣搜搜掏出两个钱袋,加起来都没一两银子,林晓气得又每人踹了两脚,直接把人踹晕了,“这点工钱都干,太丢护院的脸了。”

打完骂完,她把手里的破布片团吧团吧,丢墙角了,还是只能自己来动手写。

林晓抓起护院甲的手,拿起他的刀哗啦一下,将仅剩的完好的大拇指给隔开了。

一刀下去,血流如注。

护院甲颤抖一下,一声都没吭。不知道是昏迷未醒,还是醒了不敢动只敢继续昏着。

林晓拿着那手当笔,比划半天落笔写完。自己看了一眼,满意地点头,赞了一句言简意赅,应该能看懂吧?她将血书叠好,跳进李府的内院。

她懒得一间间屋子找,直接跳上屋顶听到一处屋子里听着人挺多的,站到那间房的房顶,听到里面在说“夫人,大人说衙门里还有事”。

李府的夫人,应该就是敖思寰的女儿敖玉琼了。林晓掀起一块瓦片,将血书扔进去,拍拍手走人。

屋里的人被从天而降的血书吓了一跳,尖叫声响起一片。

敖玉琼不愧是太师之女,见过世面,很快镇定下来,一边让人叫护院搜查,一边让丫鬟将地上的血书捡起。

丫鬟战战兢兢拿起血书展开,“这是画?”

敖玉琼仔细看,一块布上画了一棵树,树上挂着一咕噜一咕噜的,不知是什么,树的两边写着“李一平女人胡同”,这是什么意思?

边上一个管事婆子是管厨房的,凑过来看了一样,“夫人,这树上挂的好像是榆钱叶子。”

榆钱叶子树?

“夫人,京城里不是有条榆树胡同吗?这上面还写了女人,难道……”那婆子猜测到一半,被后面一个婆子掐了一下,连忙捂住嘴。

李一平女人榆树胡同?

敖玉琼看着这张布,这是告诉自己李一平在榆树胡同有女人的意思?

“把刚才回来送信的人给我叫进来!”

“夫人,那亲兵已经出府回去了。”

敖玉琼两眉一竖,“拿着这布,让人去九门提督的衙门找大人。给我备车,我去榆树胡同外。大人若是不在衙门里,我们就进去看看。”她不信李一平有这么大的胆子,可心中又有点嘀咕,不去看一眼怎么放心?

她带了十几个腰圆体壮的婆子,又带了两个丫鬟并七八个护院,浩浩荡荡地离府出门。

林晓站在李府门外,看这一群人出来,放心地回到榆树胡同。

林六还守在宅子外面,看郡主回来,松了口气,“郡主,我们快些到南城去吧?”

“先别急,等敖玉琼来了,我们再走。”

林六不敢上手拖,只能干着急,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胡同口那边传来一阵人声。

敖玉琼坐着一顶轿子来到胡同口,让护院拖了一个打得鼻青脸肿的小厮过来,“你过来看看,到底是哪个院子?”

那小厮显然被打怕了,战战兢兢走上前,指了指两扇红漆门,“夫人,是这家!二夫人……”

小厮话还未说完,一个婆子上前给了一巴掌,“放肆!一个不知羞耻的贱人,她是哪门子的二夫人?”

“是是,奴才说错话了。那女人,那贱人,就住这儿!”

“给我把门叫开!”敖玉琼坐在轿中喝道。

有婆子上前一叠声打门。

“这么找,李一平从后门跑了怎么办?”林晓真为敖玉琼着急。

“郡主,属下刚才周围看过了,这条胡同后面没路,只有这一扇门。这宅子两边都是住家,也不能跳墙,再说李一平腿断了。”

“那要是从大门……”林晓想说从大门窜出去,速度快些,也没人看得到啊,可话说到一半,她自动消音了。

就看到那顶轿子里,下来一个女人,直接往敲开的大门前一站,像一堵墙一样把大门给堵上了。

小白花长得那娇娇弱弱的样子,她姐姐竟然是个胖姑娘?林晓觉得基因这玩意儿太神奇了,敖家几个人不管怎么样,长相上都是瘦长条还挺人模狗样的,敖玉琼是基因突变吗?

院子里传来一阵喧哗,李一平痛叫了一声。

林晓跳上墙头,看到敖玉琼的几个婆子正把一个女人和几个看着伺候的丫鬟婆子样子的人,围在当中打。

那女人不能挣脱,娇声叫着“李郎,救我”。

李一平大喊“别打了”,可惜没人听他的。他的亲兵们被敖玉琼带来的护院推搡在一边,这些亲兵们也不敢跟夫人的人动手啊。

李一平想拄着拐杖上前,敖玉琼一把拉住他的衣襟,“你竟敢养外室!当初求娶时你是怎么说的?李一平,走,我们到我父亲面前说去!”

敖玉琼那体格,整个人扑到李一平身上时,李一平若不用武功,基本就只有被压着打的份了。

这强弱差太多,林晓有点手痒,跟林六说,“我下去帮那女人一把。”说着从屋顶往下一跳。

没一会儿,就看到套着一身丫鬟衣裳、脸上头发披散的郡主从屋后跳出来,尖叫一声:“你们竟敢打我家夫人!”

都市神级魔主 古武高手

 

“切~~我才不怕,他就是我哥,我行的正坐得直。”叶灵儿不咸不淡地说道,这话传到老师耳朵里,她大不了解释清楚而已。

就算是传到天海一中,她也不慌,反正她没有被包养,他就是自己的哥哥!

她的世界只有叶九天,她不怕外面的流言蜚语!

“灵儿,过来提东西。”

这时,叶九天的声音响起。

“噢,哥我来了。”

听到哥哥的声音,叶灵儿不再跟张敏两人过多纠缠,一下子蹦蹦跳跳的小跑过去。

很快,大袋小袋,叶灵儿都提着。

好嘛,叶九天这个当哥的,居然让妹妹提东西。

这点让不少人鄙视不已。

“走吧。”叶九天满意极了,这丫头,就是乖巧。

不过,还是少了两个丫鬟。

思索一番,过些日子就让林惊仙贴身伺候叶灵儿吧。

至于顾倾城,则伺候自己。

两人走出服装店,张敏和许霞两人却是呆了。

“难道,真的是叶灵儿的哥哥?”张敏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叶灵儿的哥哥,不是个捡垃圾的吗?怎么,这么有钱?”

“不知道,可能,他哥旁了个富婆吧。”许霞也是傻眼了,想起刚才嘲讽叶灵儿的话,说人家没钱,现在,人家随随便便就是几十万的开销。

这就犹如一个无形的巴掌啪啪在她们脸上拍打!

这个时候,张敏觉得,自己手中的十五万,也不过如此。

一时间,她嫉妒不爽,咬着牙:“明天回校,把叶灵儿旁上大款的事情弄的全校皆知,我要让叶灵儿身败名裂!”

……

叶九天带着妹妹去餐馆吃了顿饭,然后回到别墅。

回到家中,叶灵儿丢下大包小包的衣服,又是疲惫又是兴奋。

“哥,你,你哪来这么多钱呀?”叶灵儿忍不住问道。

今天的一切,她都觉得如梦如幻,在以前,她可从不敢幻想自己一次性能买下这么多衣服,而且一次花销就是几十万!

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叶九天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哥说过,哥是仙人,区区一点钱,身外之物罢了,哥不在乎。”

“这张卡还有四百多万,你拿着,想花钱自己去取。”叶九天将自己的卡给了叶灵儿。

“啊?!”叶灵儿惊了,四百多万!

“哥,我,我不能要……”叶灵儿不敢接。

她碰过的钱,最多的是五十大钞,现在要拿着几百万,让她觉得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拿着吧。”叶九天强行将银行卡塞入妹妹的手中,如今妹妹有了钱,又有了自己的吊坠保护,已经算得上是个公主了,但叶九天要给她的还远远不够。

“嗯。”叶灵儿只能收起银行卡,眸子微微湿润,“哥,谢谢你……”

叶九天只是淡淡一笑,为妹妹擦了擦掉出来的眼泪,说道:“谢我做什么?”

叶灵儿眠了眠嘴,“哥,你都有钱了,还对我这么好,我只是个花瓶,一无是处的傻丫头,曾经或许我还有资格做哥哥的老婆,可是现在,只有倾城姐那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哥哥吧……”

“傻丫头。”叶九天摇摇头,“倾城是我的丫鬟而已,再说,你我从小相依为命,若是没有你,哥早就投河自尽了,多年来,还要感谢你的陪伴……”

叶九天抱了抱妹妹软软的香躯,想起以前的岁月,虚无黑暗,几乎每日都会被人欺凌,羞辱,过的生不如死。

叶灵儿破涕为笑:“哥,你就知道哄人家。”

她知道自己的命运,她就是叶九天的童养媳。

所以,她觉得自己只能嫁给叶九天。

可自从和哥哥相依为命起,她就依赖着他了。

叶九天笑了笑,他让叶灵儿学习古书,就已经奠定了她的道路,未来,她必将成为修仙者,跟在自己身边。

未来离开地球,前往星空,巅峰之林,必然有她一席之地。

好一会儿。

“嘻嘻…哥,我去试衣服了,我知道你要出去,快去吧!”叶灵儿蹦蹦跳跳的拿着衣服上楼了。

叶九天沉默了会,便消失了。

天海市的郊区,一段偏僻的小路上。

一个男子,站在一辆豪车前。

男子穿的很怪异。

古袍斗笠,手持古剑。

“你是谁?!”林惊仙大惊失色。

“杀你的人。”

男子声音沉稳,没有丝毫杀意。

林惊仙脸色变换不定。

这人看不清面貌,她不知道是不是家族的竞争对手,还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林惊仙鼓起勇气问道。

“杀你,不需要理由。”

铮!

长剑出鞘!

刀光剑影!

快,快到极致!

当寒光一闪,剑已回鞘!

正当他自信回头之时,感到一丝不对劲。

自己的腹部,怎么,湿漉漉的?

“这不可能!”男子不甘心的大叫,然后,倒下,气绝身亡!

“嗯?”林惊仙似乎已经看到了死神的到来,可,这么久,自己怎么还活着?

她拿开挡住自己眼睛的素手一看,发现男子居然死了。

从他的腹部,流出新鲜的血液,涓涓流淌在地上,血腥味非常浓郁,让林惊仙有种想干呕的冲动。

“姑娘,江湖险恶,不如在我家住下吧?”

一道声音在林惊仙身边响起,可把林惊仙吓了一跳。

转头一看,居然是叶九天!

“你,你……”林惊仙呆住了。

他,怎么来了?

“怎么?不愿意?”叶九天淡道。

“不,不是。”林惊仙连忙否认,她怎么可能不愿意?要知道,她的爷爷一直在催促她搬过去跟叶九天住呢!

现在,他主动提出来,林惊仙自然高兴。

“我愿意!”林惊仙低声道。

本来还想过几天搬过去的,给叶九天个惊喜,毕竟自己这么个大美女要搬过去和他住,是个男人都会为之高兴吧?

现在,这个惊喜没有了。

不过,她更欣喜的是,叶九天主动提出来了。

这让她不用放下矜持去问叶九天。

“很好。”叶九天只是点点头,“他乃是古武高手,来杀你,这说明你家不简单,你爷爷曾经是否和古武高手有恩怨?”

“我,我不知道,我要问问爷爷。”林惊仙摇摇头,便拿出手机向自家爷爷汇报此事。

打通电话后,林惊仙说道:“爷爷,是我。”

女装的日常 仙子对女神?

“谢谢学姐关心,我会注意的。”楚留梦笑着点点头。

“不过你放心啦,无论这是叫归湘还是归溶溶,我们绝对不会让她欺负你的!”王幼玉走了回来,拍了拍艾丽的后背,她也被淘汰了,严蕊正扛着球拍得意洋洋。

罗爱爱接着道:“但是准备一下总是没错的,以你的名气,明天不说文章,诗词恐怕是避免不了的。”

“没关系啦,明天在场的有不少前辈,怎么也轮不到我啊……”楚留梦笑着道,这些个学姐们虽然疯疯癫癫没节操,但是关键时候还是很护犊子的。跟他说这些,也是想保护他。

而且平时这些人虽然有私心,但是也从来没有中饱私囊,弄到的钱基本也都花在院系里了。也正因如此,楚留梦才一直对学姐们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若是她们只是想利用自己给她们自己捞钱的话,楚留梦早就将对方全部踢出去了。

几人打了一会儿乒乓球,又到棋牌室下棋打牌。王幼玉等人斗地主,楚留梦和严蕊下棋。

严蕊的棋力非常强,楚留梦让了她两子差点没下赢她。当然,相比较而言,严蕊则是更加的震惊,被人让了两字居然还输了……

五人玩到很晚,终于回房睡觉了,学姐们选的榻榻米,她们是第一次睡这种房间,还是挺新奇的。

艾丽后楚留梦进房,随手把门给锁上了。楚留梦有点紧张啊,这孤男寡女的……而艾丽一旦发起情来又如狼似虎……

楚留梦小心翼翼地提议:“要么,我去睡下面的沙发?”

“学姐她们问起你怎么说,睡床吧。”艾丽淡淡地道,只睡在床的一边,空出了一大半。

看着那明显是留给自己的床位,楚留梦犹豫了一下,轻轻地躺了上去。

艾丽侧着身,楚留梦也侧着身。两人四目相对,对方那湛蓝的眼神让人想到了那深邃的天空。

楚留梦看着艾丽的脸,一时间居然不确定自己看的是世上最精致的洋娃娃,还是童话中那最美丽的精灵。

“……你为什么要扮成女人骗我。”许久,艾丽打破了沉默。

“我扮成女人不是为了骗你,而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可以的话,谁会想扮成一个女人呢。”楚留梦淡淡地道。

“就像那个长得和匀灵一样的人捅了你一刀?”

“嗯,如果有人知道我是男人,想来杀我的人会有很多。”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因为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天道者的世界里,也是有着见不得光的里世界,是绝对不会给一般天道着知道的。

一般的凡人绝对不会知道自己生存的世界里有妖魔鬼怪,那样的话他们恐怕会当场崩溃,以后活着都得小心翼翼。

天道着也是如此,有些东西是不能够让一般人知道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糊里糊涂的平安活下去。

当然了,楚留梦之所以没有告诉艾丽自己的性别,也有一方面的因素是因为败给了欲望,想要合理吃豆腐。

艾丽沉默了下,又突然道:“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楚留梦点点头:“……是这样的。”

艾丽的眼睛眨了一下,淡淡地道:“那,来抱我吧。”

楚留梦一怔,确认着艾丽的脸色,对方并没有半分玩笑的样子。于是他便伸出手,以男人的身份,把她揽到自己的怀中。

艾丽没有说话了,闭上眼,安安静静地睡觉。楚留梦让灯自己关掉,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她悄悄地从楚留梦的怀中挣脱出来,快步走到浴室。

楚留梦这时也睁开了眼,耳边传来了那轻微的呻吟。神色复杂,然后又一闭眼,继续睡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起床,严蕊让酒店的工作人员送来早饭,众人就在大厅用餐。睡了一夜,楚留梦和艾丽的关系似乎缓和了不少。早饭时,艾丽还主动挨着楚留梦坐。

严蕊等人看在眼里,相视一笑,心里很是欣慰。

昨天的那个房车已经在酒店门口的停车场等着了,见众人走过去,打开小门,放下梯子。

“现在直接去赤壁吗?”司机笑着问道。

“嗯,直接去吧。”严蕊点点头。

女司机搭话:“对了,你们去赤壁做什么?去怀古的吗?”

“差不多吧,文协邀请的……”

女司机奉承道:“啊哟,那可真是厉害啊。我听说能和文协在一起的,都是大才子大才女!”

罗爱爱眉飞色舞地谦虚:“哈哈哈,也就那样吧。”

“学妹,你昨天有没有事先准备啊?”王幼玉轻声问楚留梦。

“昨晚玩到那么晚,所以忘了准备了……”

“额……”罗爱爱的脸上瞬间复杂起来,“要么你现在想想看?”

“学姐,如果真的有人要刁难我,那么一定不会局限于赤壁这个字眼,因为他们也会担心我提前准备啊……所以准备也没有什么用啊。”

“这倒也是……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他呢!就算真的有人想要干什么,我们也会替你挡住的,而且,说不是也还是我们杞人忧天了,根本没有人要刁难你呢!”

……

一个秀媚温慧的女生坐在房间里,安安静静地看着一本《裴注三国志》,场面之美,就像一幅画。其实三国志她已经看过许多次了,但是为了今天,她又拿出来翻了一遍。

“溶溶,走了!”一位颇为潇洒英俊的男生敲了敲门。

“嗯,来了。”女生合起书本,笑了笑。

“怎么了,今天要面对白莲仙子,所以连溶溶女神都开始紧张了吗?”男生笑着揶揄。

“并不是这样,谁来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只是单纯的想要再温习一下三国时期的情况。”女生微笑道。她正是归湘,上一届的全国十大女神之首,今年也不过大三。

女生站了起来,跟男生走出房间,有些不满地轻哼了一声。楚留梦,只有脸蛋和流量的花瓶罢了,我这次,一定要把你踩下去……

她和楚留梦无冤无仇,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她对楚留梦不爽到极点了。

次元论坛 位面之力与规则精华

“深渊中的灾级血脉?当年的七十二魔神,有二十一个是灾级血脉,不过现在还活着的,应该只有四个……你不会是打他们的主意吧?虽然亢级血脉理论上比灾级更强,但是没有炼化位面,绝对力量上相差太悬殊了……”谭老头怪异的看着关立远。

“当然不是!只是想问问他们之中,有没有和我的黑魔族变身比较相似的,可以让我参考一下。话说深渊的灾级血脉数量,还真是比我想象中更多……不过现在怎么损失这么惨重?七十二魔神不是活下来了一半吗?”关立远说道。

“灾级的确稀有,但是……深渊之主当初也是最顶尖的主宰之一,能够在乾坤大世界排到前十,而且因为投靠深渊之主,必须‘堕落’为深渊生物,所以其实深渊之主手下的灾级,是所有顶级主宰中最少的。”谭老头说道。

关立远也反应了过来——灾级虽然稀有,但是深渊之主这种大佬,更加“稀有”!

“至于之所以灾级血脉的魔神折损最多……其实准确来说,是当时越强的魔神,被针对的也最严重,灾级血脉虽然无法成为真正的主宰,但是在修炼方面,的确得天独厚,大多都排次靠前。”谭老头说道。

“这么说您老之所以没事儿,是因为……”

谭老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之后说道:“至于参考灾级血脉的修炼方式什么的,你还是别想了!与其浪费时间……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把你的美杜莎血脉晋升。”

此时谭老头只知道“美杜莎”的事情,而不知道关立远已经有了第二种亢级符文“本我”。

“为什么是浪费时间?即使无法炼化位面,如果将魔人提升到规则层次的话……”

关立远说到一半,就被谭老头打断:“等等,不炼化位面,你怎么将靠什么将魔人提升到规则层次?”

“境界啊!不都是说力量和境界是分开的吗?”关立远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从哪听说的?”

“小说……”

谭老头一副看文盲的表情——这表情关立远经常看到,但现在关立远觉得自己不算文盲……你见识多?你见过两种亢级符文吗?

“看来你对‘炼化位面’还没有什么概念……你是不是觉得,所谓的‘规则’,只要你领悟了,就相当于掌握了?”谭老头咂了咂嘴说道。

“难道不是吗?”关立远疑惑道。

“你知道位面引力怎么算吗?”谭老头忽然问道。

“这个……”关立远在论坛里检索了一下答案,之后开始背公式。

“恩,你会算……但是这些公式,给你带来什么力量、或者令你能掌握重力了?”谭老头这下将关立远问住了。

“是因为……我领悟的太浅显、没有真正理解?”关立远反问道。

“有这方面原因,的确背公式不算领悟,但实际上……你完全领悟之后,也和掌握规则是两码事儿。”谭老头说道。

“那怎样才算掌握规则?”关立远这时也有些明白谭老头的意思。

不到掌握规则的层次,哪怕“魔人”提升到世界境,对关立远的提升也有限。

“真正掌握规则,和之前光环境、领域境的小打小闹不同,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强行掌握规则的。

除了对规则的理解之外,还需要用规则精华去真正将其掌握!而炼化位面,会给入圣者带来的,正是‘位面之力’和‘规则精华’,前者是为入圣者加持位面伟力,后者则是帮助入圣者掌握规则……”

按照谭老头的解释,关立远理解中,“位面之力”就像是一件附加的装备,谁炼化就属于谁、而在位面被攻陷或者剥夺之后,“位面之力”的加持也会渐渐失去效果。

相比之下,“规则精华”则像是签到工资,是主世界不断产生的一种规则向的存在,看不见、摸不到,也不能用来砸人,但却可以令入圣者对世界规则形成对冲,协助掌握规则,没有“规则精华”,在理论上获得的成就再高,也无法掌握规则!

而对规则的领悟,就像是知道“商店的门朝哪开”,可以将工资花出去,领悟的更透彻,则相当于学会了“货比三家”、学会了“讲价”,可以更快的买到更多东西……

不过和工资不同的是,这东西不能攒着、只能“月光”,找不到商店的门在哪、找不到货柜,这钱也只能“烧了”。

但即使炼化的位面被攻陷或者剥夺,也只是相当于被辞退了,之前的“工资”所买来的东西,并不会消失。

而灾级、亢级血脉,之所以能够在不炼化位面的情况下,就可以与较弱的入圣者抗衡,是因为血脉中本身就携带着对应的规则,只要成长到血脉极限,自然就可以掌握这部分规则。

就像是继承了一笔遗产……但是想要买更多的东西,还是需要工资。

亢级坑的地方,就在于他继承了大额遗产,但是财运为零,根本买不到更多的东西,而灾级只是不能自己创业,还可以给别人打工或者挂别人名创业。

“也就是说……我的‘魔人’想要在规则掌握上更进一步,必须同样突破灾级?”关立远明白了过来。

而谭老头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关立远,仿佛是在说“你的脑洞怎么这么大”……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考虑,如何才能绕过亢级的限制,去炼化位面吗?“同样突破灾级”是什么鬼?那东西是想升就升的吗?

玛西亚也是当年运气不好,才触发的血脉晋升好不好?

就像是觉得自己家里少一台冰箱的时候,正常人的想法是赚钱买一台,而关立远现在想的是,从哪再继承一台过来——突破上限和提高下限的思维差异!

“话说亢级血脉和灾级血脉,能够从血脉中掌握的规则,大约是什么水平?”关立远问道。

“灾级仅靠天赋的话,大概和获得一个普通位面分封的入圣者水平差不多,但是灾级的对规则的掌握,在接受分封后,是可以借助规则精华继续提升的,像是你继承的玛西亚……她当初是靠自己打下来十几个位面,对于规则的领悟,绝对是灾级中顶尖的,否则也不会触发血脉晋升。

而大部分老牌灾级,投靠强大主宰的话,获封十个左右位面算是正常水平。”谭老头说道。

掌握规则的程度,与获得多少分封,没有绝对联系,但是就像“能力”和“工资”的关系一样,或许有运气、有裙带关系之类的其他因素影响,不过两者绝对是挂钩的,所以谭老头用分封位面数量来举例并不算错

玛西亚和普通老牌灾级相比,看起来分封数量相差不大,但是玛西亚的位面,是自己打下来的,而且……她和百怪之主签订的分封协定是七三分,投靠强大主宰的话,五五分算是极其优厚的,三七分才是主流,恶劣的有一九分。

“那亢级呢?”关立远期待的问道。

“亢级?亢级只能吃天赋,没有提升的空间,把天赋吃透之后,和普通老牌灾级差不多,也可能略强一点?不过这只是指对规则的掌握,实际上……你懂得。”谭老头白眼道。

没错,关立远的确懂,但还是有些郁闷,合着亢级也只是不用努力就可以达到灾级努力后的天花板,而且想努力也没有机会……

实际上真的打起来的话,亢级和普通炼化一个位面的入圣者相比,也绝对不是对手,因为还有“位面之力”在,绝对力量上差太多,也就只能欺负一下最底层的入圣者。

就像是当初的玛西亚,在血脉晋升之后,掌握规则的程度没有变化,但是渐渐失去“位面之力”加持,最终还是被往日的仇家围杀……

史上最强店主 雷霆

“是谁动的手,下手也太快了吧?”

纪宁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他还在思考和哪一方势力合作,结果,黑袍帝皇已经被其他万界楼顾客解决了。

快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结束了。

“太初,他和‘魔’联手,动用了‘魔’凝练的魔气,直接侵蚀了帝皇混沌宇宙。”

东伯雪鹰把自己从魔幻手机收到的讯息,发送给了纪宁。

纪宁才刚刚进入万界楼,没有自己的交际圈子,得到消息的速度比万界楼老顾客慢了很多,更不要说和他相比。

他是百事通的经理之一,掌控着无数情报来源,这样的消息,发生的第一时间,他就能收到消息。

“想不到竟然是真灵生命体出手。”

纪宁快速浏览了一遍数百字的简短讯息,有些愕然。

帝皇混沌宇宙的存在,竟然让一位真灵生命体忍不住出手,黑袍帝皇死得其所。

只是太初这么着急出手,有些出乎纪宁的预料,按照纪宁对太初的了解,太初是喜欢站在幕后策划的人,不会轻易走到台前。

这一次竟然主动联合真灵生命体‘魔’,并且,这么快就下手,实在出乎他的预料。

“这没有什么意外的,黑袍帝皇知道七方混沌宇宙被万界楼掌控,再也无法凝聚出上一纪元的浩瀚大陆世界,为了防止意外,黑袍帝皇就打算先把另外两个混沌宇宙融合,太初运气不少,西斯混沌宇宙成为了黑袍帝皇的第一个目标。”

就在这时,大明星世界张烨微微笑道,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没有想到,和东伯雪鹰成为了朋友后,莽荒纪大世界纪宁也主动送上门,来到了百事通。

这么好的机会,他一定要让纪宁见识见识百事通的能力,想办法把他留在百事通。

“黑袍帝皇之所以选择西斯混沌宇宙下手,恐怕是因为和我的约定,他以万界楼起誓,绝对保证我亲友的安全,不然的话,他恐怕两个混沌世界一起出手。”

纪宁解释道。

黑袍帝皇仗着自己拥有更高的权限,肆意交易其他混沌宇宙之中的宝物,虽然有了万界楼的教训后,但是,黑袍帝皇也只是不动万界楼掌控的混沌宇宙。

他和太初掌控的混沌宇宙,就成为了黑袍帝皇最后的目标。

黑袍帝皇已经和他还有太初,接下了死仇,又在万界楼被吓得惊慌失措,走出万界楼后,就感觉到了浓浓的危机,因此,他疯狂利用自己的至高权限,把西斯混沌宇宙之中宝物转移到帝皇混沌宇宙。

一直监视着西斯混沌宇宙情况的太初,发现西斯混沌宇宙的巨变后,就找到了急需提升实力的‘魔’。

上一次‘魔’和魔苏铭之间的交锋,最终魔苏铭在人族的支持下,占据了上风,魔苏铭的名头更加的响亮,分走了他更多的本源。

为了弥补自己损失的本源,真灵生命体‘魔’看中了成为众矢之的黑袍帝皇。

太初和真灵生命体‘魔’一拍即合,太初要铲除掉黑袍帝皇,真灵生命体‘魔’需要黑袍帝皇的本源。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百事通,万界楼最大的情报交易公司。”

张烨没有再拐弯抹角,直接发出了邀请。

如果是前几年,他还不敢如此大言不惭称百事通是最大的情报公司,现在却是底气十足。

其他情报公司,和百事通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等级,成功建立万界楼强者排行榜和万界楼富豪榜后,百事通的品牌就立了起来。

基本上,新进入万界楼的顾客,交易情报,第一个选择的情报公司,就是百事通。

张烨很清楚,和纪宁这个层次的人物,拐弯抹角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他们的决定很难受到外界的干扰。

“加入百事通,是你了解万界楼最快捷的方法。”

东伯雪鹰也在一旁补充道。

万界楼最大情报交易公司,完全能够承载一位十阶顶尖境界的强者。

“那以后就是同事了,还请多多照顾。”

纪宁犹豫了一下,微微一笑,便答应了下来。

如果是十年前,他这个十阶顶尖境界加入万界楼,振臂一呼,还能建立一方顶尖世界。

如今的万界楼,是真灵生命体和超脱级生命体的天下,十阶顶尖境界的顾客想要在这个时候,建立一方超级势力,根本不可能。

愿意加入的万界楼顾客,十有八九不是新万界楼顾客,要么就是身份特殊的顾客,或得罪了某些势力,或存在某些缺点。

而且,纪宁也没有精力单独管理一方商业集团,加入在万界楼打响品牌的百事通,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至少加入百事通后,万界楼大部分发生的事情,瞒不过他。

他也能够通过百事通,第一时间了解到万界楼的情报。

若是早先知道黑袍帝皇会对西斯混沌宇宙出手,太初又凌厉反击,他肯定也会回到原世界,坐收渔翁之力。

如今,太初已经完全解决了黑袍帝皇,他才再东伯雪鹰的帮助下,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否则的话,等他确定和哪一方势力联合,前去商谈的时候,恐怕要闹出天大的笑柄,竟然要联合万界楼一方顶尖势力,去镇压一个已经陨落的存在。

“欢迎,欢迎。”

张烨和东伯雪鹰都十分高兴道。

他们因为掌控情报的便利,经过遇到一些不错的机缘,只是想要获得这些不错的机缘,必须有一定的实力,而百事通连一个十阶境界强者都没有,只能把这些机缘当做情报贩卖。

百事通并不是招不到人,而是一般的万界楼顾客,张烨也不放在眼里。

东伯雪鹰未来是能够成长到领主级浑源生命的存在,甚至有一日可以比肩罗城主,因此,招收其他经理,张烨下意识的就以东伯雪鹰为标准。

寻找了很久,都没有寻找到合适的。

纪宁这个主动送上门,并且已经成为了混沌宇宙掌控者,就成为了张烨的最佳目标。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道雷霆声突然响起,三人感觉天空好似有一道雷霆在炸响,几乎同一时刻,三人便飞到了百事通庭院内,抬头仰望着苍宇。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强迫症的天堂?

“这里……就是天堂?”

或许是以爱娃儿的朋友身份私下前来的缘故,没有人来阻拦,也没有人来迎接,一行人孤零零的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遇到了第一个天使小镇。

我指着前方白墙红瓦拱窗,一排排整齐的西欧建筑,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

若不是的确看到一个个天使在小镇之中来来往往,我怕是误以为自己来到了暗黑世界版的横店。

“你是不是对天堂有什么误解?”一路沉默的爱娃儿随之发声。

“或许是有一点点。”我伸出尾指,比了一点点点那么多。

“但是,天使们居住的地方,不应该是金碧辉煌,高大神圣,宏伟庄严的城墙,里面有着许多童话般的洁白建筑,钟楼鳞次,教堂林立,沐浴在圣光之中的堡垒吗?”

“有啊。”爱娃儿显然不按套路出牌,我尽可能的夸大其词,却被肯定了。

“还真有啊?”我气势一泄,目光呆滞。

“当然有了,不过你确定现在就要前往主城?到了那里,可就不得不和泰瑞尔首领打招呼了。”

“还是等等吧,我先观察观察。”被爱娃儿玩味的目光盯着有些发虚,我眼睛一转,四处打量,艾玛,不是挺不错的么,横店怎么了?横店哪里比五a级景点差了?

这抖m天使,瞧着我心虚的样子,小巧秀气的鼻头略扬三个角度,鼻翼微皱,仿佛在说,就知道你有贼心没贼胆。

“那个……安洁丽尔大嫂,这里就是你的……曾经的故乡吗?”

这笔账我又记下了,以后有你还帐的时候,我不理爱娃儿的挑衅,转头向卡洛斯一家问道。

“还不是,这里是边防镇。”

“边防?你们天堂这儿还有边界可言?”

“当然有边界,不过不是在这里,是在和地狱世界交界的正门位置。”安洁丽尔微微一笑,耐心的给我们这些天使小白解释道。

“之所以这么叫,全是因为天堂之门的关系,以天堂之门为中心,从1到12点的位置各有一个小镇,都是为了守护天堂之门,防止不速之客闯入。”

“还能有人硬闯天堂之门?那可是神器,瞧爱娃儿刚才不可一世的模样,防御能力应该相当牢固才对吧。”

“按理来说是不能,至少像你现在的实力是没办法硬闯。”或许是不爽我的说法,爱娃儿冷冰冰的插话进来。

“从古到今,也只是被闯入过两次,还是在白银时代和青铜时代的时候,现在应该没有人能够硬闯通过了,不过也不能因此松懈,所以十二个边防镇的编制从未撤掉。”

“我知道了!这十二个小镇是不是叫白羊镇,金牛镇,双子镇,狮子镇,处女镇,天平镇什么的。”

我推了推鼻梁,犀利的目光已然看穿一切,真是俗不可耐的设定,怪不得上帝那家伙会落得个打扫厕所的地步,一定是脑子不好使了。

“不,为什么你会想到这些奇奇怪怪的名字?真搞不懂你的脑子是怎么运转的,这十二个边防小镇,按照编号,就叫边防一镇,边防二镇,边防三镇,这样排下去。”

我渐渐张大嘴巴,连又被爱娃儿吐槽这笔仇都忘记记在小本子上了,一股浓重的危机感迎面扑来,终于让我理解了水晶见到五色战队出现时的复杂心情。

属性重复了,有人在窥视我的命名帝外号!

“没想到,天使族还是实用主义者。”没有像我一样露出讶色,似乎早已经知道这样的设定,琳娅抿嘴轻笑的在旁附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小镇。

最荒唐的是,我们竟然还在小镇周边找到了成片成片的田地,长着洁白翅膀,看起来圣洁伟大的天使们,竟然在挥舞锄头和镰刀,辛勤卖力做着农活。

画面太美,以至于让我不忍直视,你们这么破坏天使在人间的形象真的好么?还是说……

妖孽,你还敢说这里不是横店?!

“你绝对对我们产生了奇怪的误会。”瞧着我仿佛遭受到了巨大欺骗一般的忿忿目光,爱娃儿嘴角微微抽搐。

“难道你以为我们天使真的不食人间烟火?”

“难道不是吗?”我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你看看,哪本教廷经义上,哪首天使颂歌里,有提到过天使吃五谷杂粮,还要上厕所,排泄物跟我们一样也是臭的!

那些书里,恨不得将所有天使都描写成纯洁无垢的二刺螈俊男美女。

“其实还真是。”

“……”

这时候不是应该打脸反驳我才对么?怎么忽然就承认自己是小仙女了?臭不要脸,先把在我家里吃的喝的都吐出来!

“我是说,曾经是,至少书上是这么说的,在天界尚且完整,有着独立法则的时候,我们天使并不需要通过进食维持,无处不在的神圣力量,就是最好的食物。”

顿了顿,这抖m天使继续给我们科普:“我刚才不是说过么,天界破碎,天堂依附于暗黑大陆,渐渐也受到暗黑大陆的法则影响和同化,使得我们天使也要通过进食来补充一定能量,也就是眼前你看到的这番景象。”

“也就是说天堂会变得越来越像暗黑大陆?”

“这到不见得,我们好歹曾经也是完整世界的一部分,而且是相对完整的一部分,还能保持一部分的独立性。”

“啧,难怪在暗黑大陆会不断力量流失,估计是被暗黑大陆当成蛀虫一样防备了。”

我小声嘀咕,就冲这话,要是再往前走一段,让那些天使听到,铁窗泪的成就估计瞬间就能弹出来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也有付出,你以为是谁一直在帮你们抵抗地狱大军?”爱娃儿耳尖,自然不可能听漏,闻言顿时柳眉一竖,据理力争。

“这我到是不否认。”心想就算是这抖m天使公主,甚至是她的天使长老爷爷,也未必知道这场大战的幕后背景,我只能哼哼唧唧,忍辱负重的被迫承认这一点。

“但为什么地狱一族在暗黑大陆不会流失力量呢?”

“还不是因为你们人类,自己作死将通往地狱的大门打开,世界之石是暗黑大陆的核心,通过世界之石来到暗黑大陆的地狱一族,相当于是光明正大的走了正门进来,自然不会被主人排斥驱逐。”

呃……这番话我该怎么理解呢?其实天堂之门是一朵粉嫩妖艳的菊花?天使喜欢走后门?

“换句话说,如果你们从地狱世界通过世界之石传送到达暗黑大陆,也不会力量流失?”

“按理来说是这样没错,不过很难,地狱一族显然也知道这点,不可能轻易让我们从它们的地盘借道前往暗黑大陆。”

“那现在呢?从暗黑大陆到教廷山,再从教廷山回来暗黑大陆,算不算是洗白了?”我灵机一动,化身小机灵。

“别把世界的意志当傻瓜,还有洗白这个字眼我无法认同。”

“说来说去,你们果然还是不受欢迎。”

……

今天又学到了许多新的有趣知识,但是和爱娃儿的仇,我依然记在小本子上,包括刚才因为惊讶而忘记记上的那一笔,也在事后补录了。

我们一行外人的到来,也给天堂这个几乎封闭的世界带来了一股……呃,清流,至少我是这么认为,边防不知道是第几镇的居民们,很快发现了我们这群稀客,不过它们大概是得到了通知,虽然好奇但并未上前询问,而是用好奇的,善意的目光打量我们几眼,然后继续忙碌,认识爱娃儿的会和爱娃儿打招呼,但也会很好的压下好奇心。

热情好客,但不显突兀,不会让初来乍到的客人感到视线压力。

老实说,我对普通天使还是蛮有好感的,除了个性死板些,过于遵循规则纪律以外,它们的素质简直不要高太多,善良,正义,勇敢,诚实,单纯,教廷诗经里对天使的赞颂,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

就连天堂的领导者五爷,也是亲和有加,乐于助人,从来没有给人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感觉。

但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再往上那几位,自诩为执棋者,明明依附于暗黑大陆,却在指点山河,轻描淡写间试图操纵历史走向,决定暗黑世界的未来,可就令人不爽了,虽然它们的确拥有下棋的地位和实力。

行走在小镇的街道上,我边走边想,眼前这个出乎意料的天使小镇,给我最大的感受便是整齐,纪律。

一模一样的房屋,白色为墙,红色为瓦,红色的烟囱,欧式的拱形门窗,开在房子同样的位置角度,一排排整齐罗列,宛若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整洁清爽。

房屋之间,是呈井字型的街道和同样整齐排列的绿荫,每一条街道的宽度,两颗树之间的间隔,我想应该都是相同的,就好像围棋的棋盘一样工整。

就连地面上错落平铺的长方形石砖,也是一搭两块半,分毫不差。

不会有一步有多两步不够,让人无从下脚的异色格子,也不会有歪歪扭扭,就不让人走直线的无障碍通道,更不会在整齐排列中,忽然歪了一块,仿佛凝聚着世界之恶的扭曲石砖。

看着看着,整个世界仿佛都是四方的,工整的,干净的,不忍破坏分毫。

这里,简直就是洁癖患者的福音,强迫症的天堂!